7億股權被拍賣背后的雷士照明19年往事:創始人出走、閻焱敗走麥城、吳長江身陷囹圄

發布時間:2017-06-01 點擊數:3070
7億股權被拍賣背后的雷士照明19年往事

身處囹圄的吳長江或會非常傷感,因為其所持有的1.3億股德豪潤達股票遭遇司法拍賣。

  身處囹圄的吳長江或會非常傷感,因為其所持有的1.3億股德豪潤達股票遭遇司法拍賣。

  這場于2月13日開始的拍賣,被放到股權拍賣平臺“閑魚”上,但截止2月14日上午10點,卻最終因沒有人拍賣而慘遭流拍。

  流拍緣于價格的設置高于二級市場,6元的定價與彼時德豪潤達的價格相近,而以此價格,投資者可以從二級市場上買入——德豪潤達在二級市場上有67.42億的流通股。

  但這并不妨礙這場拍賣備受矚目:1.3億股被拆分為7222.22萬股和5777.78萬股兩個標的,共計有933人設置提醒、458.83萬人圍觀。這種關注只緣于一個人本身,德豪潤達的第二大股東、雷士照明(02222.HK)的創始人吳長江。

  2016年12月22日,隨著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紙判令,吳長江的人生暫時定格:以挪用資金罪、職務侵占罪判處兩項罪名,被判處14年刑期。在此之前的2014年12月5日,吳長江被廣東惠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。也就是說,如無減刑可能,待到刑滿釋放,1965年出生的吳長江屆時已年滿63歲,人生或無翻盤可能。

  同樣在12月,雷士照明(02222.HK)公告稱,委任王頓為公司執行董事,李華亭為公司非執行董事。王頓為德豪潤達實控人王冬雷之子,李華亭為德豪潤達的副董事長、總經理。至此,德豪潤達在雷士照明的董事會席位達到5名,4名執行董事3名來自王氏家族,王冬雷也正式成為雷士照明實控人。

  對于1.3億股股權流拍的后續進展,廣東省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呂書記員表示,第一次股權拍賣流拍后,法院會組織合議庭對標的物進行20%以內幅度的降價調整,而這個時間一般至少需要花費一個星期左右,“第二次拍賣的時間或許在三個月后”。

  不排除調整之后,王冬雷會買入這批股權,而屆時王所持有的德潤豪達股權將達30.25%,觸及邀約收購紅線。

  吳長江的一生,可以說是中國民營經濟成長史的縮影,也是中國民企踏上資本化道路的一部“教科書”:11年的時間,將雷士照明做到中國第一;9年的時間,三次被資本驅逐出自己一手創建的企業——第一次是被兩位創始合伙人“逼宮”驅逐,第二次是被投資方賽富亞洲閻焱逼宮驅逐,第三次則是被上市公司德豪潤達董事長王冬雷驅逐,而最后一次,決定了吳長江今天的命運。

  很難用確切的詞語來形容吳長江這個人物。他講義氣,肯于讓利,勇于擔責,目光長遠,是中國民營企業家的標兵,也是中國LED行業的領軍者;但同時他好賭,沒有契約精神,任人惟權,是規則的破壞者。

  曾經親密無間的合作伙伴、后來的仇人以及現任雷士照明董事長王冬雷說,“以我的人生經歷,我沒有見過他這樣的大惡之人”。作為創始人的吳長江卻不這樣看,他坦露自己嗜賭的性格弱點,但認為自己勇于承擔后果,如此外人憑什么指責?他對自己的評價是,“我是英雄”。

  第一次被驅逐:兄弟的義,終結于利

  吳長江的微博,停留在2014年12月2日。

  這一天的上海極為寒冷,更為寒冷的是吳長江在與王冬雷的決戰中幾近敗北,但數位華東經銷商與其相聚、給予力挺,令他倍感溫暖,“特別是你們那句,無論我干什么都愿誓死相隨的話,讓我感動落淚,感謝大家的信任和支持,我不會放棄的!明天一定會更好!”

  更美好的明天沒有到來,該微博發出3天后,吳長江被刑事拘留。這條微博的生命力極其頑強,微博評論里有1799個留言(截至2017年1月5日),大多是期待與力挺支持之辭,甚至最后的留言停留在判決出來之后的12月23日。

  更多的人選擇了沉默,曾經堅定的站在吳長江這一方的經銷商和員工,這一次沒有挺他;曾經給予他大篇幅報道的媒體,這一次呈現的僅僅是一個案件的審判結果。

  對于很多人而言,十多年來雷士照明股權糾紛的三次糾纏,讓人心力憔悴。
第一次股權糾紛起端于1998年。

  第一次股權糾紛起端于1998年。

  那一年,吳長江完成了自己職業生涯的第一次蛻變——南下6年,完成了從一個公司保安到百萬富翁的飛躍,這個意氣風發的年輕人在自己家附近的一個路邊攤上,舉著酒杯對兩位前來相助的高中同學杜剛、胡永宏說:“我們在惠州成立一家照明燈公司吧,我出45萬,占45%股權,你們倆出55萬,各占股27.5%”。

  那一夜他們舉杯相慶,青春為之飛揚,雷士照明于當年立牌。

  兩年后,在吳長江的帶領下,雷士照明的銷售額就達到了7000萬元;2010年,雷士照明以25.18億元人民幣的品牌價值入圍“中國500最具價值品牌”,位列行業第一。

  這其中發生了一個插曲:2002年的一次股權調整中,雷士照明向吳長江支付了1000萬元,三個合伙人的股權均等為33.3%。對于股權調整的原因,吳的解釋是公司分紅時他拿得最多,把兄弟情義放在第一位的他很不舒服,所以主動稀釋自己的股權。

  這如同1998年創立公司時的股權結構比例。彼時,以吳長江的身家,可以拿到超過50%的股權,但他選擇了退讓,也許在他看來:兄弟情義大于股權獲得。

  然而,這一次,沒人知道“義”字是不是也只是其中一個籌碼,因為杜、胡二人一直在這場悲情的輿論爭奪戰中選擇沉默。江湖上有另一版本的傳言:嗜賭的吳長江從雷士賬面上拿了太多錢充當賭資,不得不稀釋股權。后者似乎更接近事情的真相。

  關于吳長江嗜賭,其本人并不諱言,而坊間也有諸多版本。雷士照明內部人士曾透露,雷士高管團隊中的“賭客”不在少數。有時適逢周五,吳長江會召集公司高管在香港或深圳開會,高管們從全國各地趕來。會議結束后,便坐上游輪直奔公海,賭個昏天黑地。在雷士上市前,吳長江在澳門賭博輸錢,追債者直接跟到工廠門口,堵住大門,不讓車輛出入。

  野火般無法遏制的賭癮,跟著財富和身家一同膨脹,最終如同多米諾骨牌一般,吞噬了吳長江的雷士。事實上,吳長江的人生信條,也源于賭博。他曾說:“人生在于賭。大賭大機遇,小賭小機遇,沒賭沒機遇。”

  2005年,在公司成立8周年之際,雷士照明做到了全行業第一,但沖突由此而來:在公司的發展戰略上,三位創始人首次爆發了激烈的沖突。杜、胡二人希望穩健發展,吳江長希望急速攻城撥寨,為此,三人在董事會上大吵了一架。

  事后,杜剛、胡永宏聯手,以三分之二的控股權將吳長江踢出公司,要求吳長江拿8000萬走人;一周后,吳長江聯合經銷商們逆轉戰局——后者在生意和情感上高度認同吳,于是翻盤成功,杜、胡二人不得不各拿8000萬退位。

  第二次被驅逐:資本的文明,家庭管理的勝出

  為向杜、胡二人各支付8000萬的“分手費”,埋下了雷士照明第二次股權糾紛的定時炸彈。

  為了按時支出這1.6億,吳長江四處借錢。他求助過柳傳志,借過高利貸,還被財務顧問騙過。閻焱這個人物在這時候出現了。

  彼時的毛區健麗女士,是雙方關鍵的牽線人物,這位擁有華爾街背景的亞盛投資創始人兼總裁,是吳長江的財務顧問,先后兩次牽線搭橋低價入股,最終引入了軟銀賽富的閻焱。2006年,軟銀賽富以2200萬美元購買了雷士約55.5萬股股票,占雷士股權比例的35.71%,吳長江的股份從100%稀釋到了41.79%。

  之后,吳長江又從自己的持股中撥出5800萬股,給以聯想控股股東黃少康,因為后者曾在其危難之際借了200萬美元與其應急。自此,吳長江的股份與閻焱差距更小。

  但雙方的“聯姻”最終沒有逃過7年之癢。
身處囹圄的吳長江或會非常傷感,因為其所持有的1.3億股德豪潤達股票遭遇司法拍賣。

  民營企業家出身的吳長江,海歸背景的閻焱,在用人和經營理念上有巨大的矛盾。閻焱想把現代企業制度引進雷士,吳長江則習慣了獨斷專行,認為雷士需要按照中國當下的實際去做生意。

  兩人的沖突由此開始爆發。這里有一個例子,有一次,吳長江沒有經過董事會同意就任命了一個副總裁,該副總裁在生活作風上頗讓閻焱看不慣,但是吳長江不管,“只要有才,又忠誠,就重用。那些不好的方面我可以去限制他。兄弟之間講的就是信用。”

  吳長江的強制任命惹怒了閻焱,在一次董事會上,當著全體董事和副總裁的面,閻焱開始訓斥吳長江,“不遵守契約規定”。吳長江暴跳起來,反指責閻。在吳長江看來,事情都可以在私下里談,“但是他當著那么多兄弟的面指責我,不給我面子,我要是不怒,讓我以后怎么在兄弟面前混?”

  這就是吳長江的處事風格。家長式管理、做事草莽、講義氣,這些特質在其他一些人看來,是大氣豁達、重感情的表現。譬如,吳隨意給經銷商授信額度,僅2011年就多達4億。他還不顧董事會的反對,堅持對兄弟們的“承諾”,給獎金給股票,若董事會不同意,他便自掏腰包。

  “人治”讓吳長江贏得了雷士上下的人心,卻與上市公司的規范化治理背道而馳,飽受資本方詬病。閻焱事后曾說,雷士風波不是投資人與創始人的“江湖恩怨”,也不是外資與民族品牌股權之爭,本質上是現代公司制度與家族式管理方式的博弈。

  第一次在董事會鬧翻之后,雙方的矛盾從此再也沒有化解開。

  2008年8月,為攤薄閻焱的股權,吳長江引入了高盛,后者以3655萬美元的代價獲得雷士照明9.39%的股份。但是吳長江沒有料想到,不愿稀釋股權的閻焱果斷跟進1000萬美元投資,軟銀賽富總持股比例達到30.73%。手中無糧的吳長江的股份遭到進一步稀釋,降到29.33%。

  2010年5月,雷士照明在港交所上市,最高時點市值達144.6億元,但彼時雙方的關系已降到冰點。

  2011年,為了反制吳長江,在閻焱的牽線下,雷士引入法國施耐德電氣作為雷士第三大股東。到了此時,面對財務投資人閻焱與產業投資型“大鱷”施耐德的聯手,吳長江無論在股權上,抑或是董事會席位上,都已岌岌可危。

  矛盾終于爆發了。2012年5月,因為涉嫌關聯交易,吳長江被警察帶走問話,閻焱做出決定,讓吳長江請辭。閻焱認為整個投資過程讓其失望,“投進去以后,才知道他(吳長江)拿公司的錢去賭。我知道以后特別震撼,找他談話,希望他不要賭,底線是不能用公司的錢(去)賭”。不久后,吳長江向媒體哭訴,資本得寸進尺,驅逐創始人,外資和投資人聯手,要占有民族品牌,閻焱是實業門口的野蠻人。

  雙方開始白刃相見。閻焱在董事會驅逐吳長江,吳長江則動員雷士照明員工開始聲勢浩大地罷工,供應商則威脅要求注冊新品牌“另起爐灶”。在這關鍵時刻,一度作為“白武士”的王冬雷出現了,終結了吳長江和閻焱6年的“婚姻”。

  第三次被驅逐:始于義氣,敗亡于賭博

  2012年,吳長江和王冬雷還是生死兄弟,但這次雙方的“蜜月期”更短,只有兩年時間。

  彼時,德豪潤達買下了吳長江手中雷士照明18.6%的股權,再從二級市場上收購股權,終于成為雷士照明的第一大股東。之后,德豪潤達向吳長江增發股權,讓吳長江成為德豪潤達的第二大股東。

  作為第一大股東,王冬雷力挺吳長江回歸雷士,重拾CEO位置。雙方大手緊握,惺惺相惜。王冬雷曾大贊吳長江能力超強,“與吳長江一見如故,相見恨晚。”吳長江曾說:“王冬雷很有魄力,可以說他是個"瘋子",我本人也是個"瘋子",兩個"瘋子"攜手,一定能做大事業。”僅僅兩年后,王冬雷說:“吳長江是大惡之人。”吳長江對其極為鄙視,說:“王冬雷是一個粗人,我瞧不起他,下三濫的手段都能使出來。”

  然而在面對媒體時,無論是王冬雷,抑或是吳長江都宣稱自己救了對方。

  王冬雷認為,自己是吳長江的救命恩人。理由是,2012年年末,吳長江當初在二級市場的操作開始顯露危機。吳長江所有雷士股權的質押權即將到期,若不按期歸還銀行欠款,就面臨被金融機構強行平倉的命運。

  而吳長江則稱,當時德豪潤達已經運營不下去,如果不是因為2012年自己與德豪潤達合作,德豪潤達就崩潰了。確立合作后,連王冬雷自己都對母親說,“公司現在好起來了,不至于破產了”。
歷史只有當事人可以真實回溯,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當時兩個公司都處于危機邊緣,合作確實將雙方優勢互補,共同攜手度過一劫。

  歷史只有當事人可以真實回溯,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當時兩個公司都處于危機邊緣,合作確實將雙方優勢互補,共同攜手度過一劫。

  但吳長江和王冬雷的“蜜月期”實在太短,兩個強勢實業家合作后,誰都希望能用更多資源拯救嫡系,由此僅僅合作兩年便迎來又一輪“宮斗”。

  2014年8月8日下午兩點半,在雷士照明的董事會會議上,毫不知情的吳長江被董事會罷免,同時被罷免的還有他的數個親信。

  電話會議上大家吵成了一團,吳長江怒吼道,“是王冬雷打擊報復!”會后,王冬雷帶人在吳長江的辦公室搶奪公章,打傷了吳長江的助理和司機。隨后警察,以及雙方律師迅速趕來,吳長江和王冬雷單獨聊了二十分鐘。雙方與其說談判,不如說是在爭吵。臨到最后,吳長江撂了一句話,“出來混是要還的。” 王冬雷回答,“沒法。”

  事實上,在這個事情發生的三周以前,王冬雷和吳長江還是朋友。在一次私下聊天中,吳長江跟王冬雷承認,自己在外欠債4個億,每個月要交1000萬的利息,每天都有人追著要(債)。仿佛如此的交談與先前沒有任何不同,但這一次王冬雷錄了音,然后雙方的戰爭全面暴發。

  王冬雷指控吳長江多次沖撞上市公司的底線:挪用公司賬面的錢還賭債、給供應商和經銷商打白條。據傳聞,施耐德在雷士召開大會,第一個問題便是,“吳長江欠你們多少錢?”

  吳長江的說辭是王冬雷“打擊報復”,有人向他舉報,王冬雷的廣州公司和雷士照明有關聯交易,同時報銷高達數千萬,他開始介入調查,“我們管理層反對,他就懷恨在心。”

  隨后,相互控訴,召開記者會,各式橋段紛紛上演。

  俗話說,事不過三。長達十多年的爭斗也磨滅了經銷商們的耐心。在2014年8月29日的股東大會上,38家經銷商中,有33家支持罷免吳長江。而在前兩次紛爭中,他們都曾是吳長江“最信賴的”兄弟和戰友。

  吳長江開始頻繁的接觸媒體,不停地在微博上控訴王冬雷,在海內外發起訴訟。法律和輿論似乎變成了他最后僅剩的籌碼。王冬雷也使出“殺手锏”:向公安機關報案,并將在中國大陸和中國香港提起訴訟。

  而至今,最后結局是王冬雷勝出。

  很多人懷念吳長江。員工們認為,他是一個很好的老板和高工資的給予者;經銷商們眼中,他是產品質量的守護者和大氣分紅讓利的“財神”;站在媒體人的立場上看,他是一個很好的演說者,常飽有激情,又容易流于落寂,他從來不缺少故事。

  同樣的,也有很多人不喜歡他,譬如和他一起創業的杜剛、胡永宏,譬如中間入股的賽富亞洲閻焱,譬如德豪潤達董事長王冬雷。

  而至今,王冬雷的微博簽名依舊是“雷士照明王冬雷”。


飛宇諾照明? 轉載請注明出處 內容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! QQ36787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