央視質問賈躍亭,這到底是創業失敗還是金融詐騙?

發布時間:2017-09-13 點擊數:1481

												

近日,央視1套晚間新聞竟做了一個以“老總”成“老賴”為標題,足有六分鐘的新聞來質問,賈躍亭到底是創業失敗,還是金融詐騙?此新聞僅位于時政與國際新聞之后,長達六分鐘的新聞播報中,出現多個“巧取豪奪”、“大盜盜于股市”等這樣的批判字眼。

近日,有一事非轟動。樂視控股(北京)有限公司和樂視移動智能信息技術(北京)有限公司被曝出正式被列入全國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,俗稱“老賴名單”。兩家公司涉及失信金額總共超過1億元。

業務“和稀泥”

而就在前幾天,樂視汽車中國區COO高景深在樂視汽車的閉門會議中稱,融資很順利可能近期就會披露。而樂視汽車接下來將會申請國內的新能源生產資質,推進莫干山工廠的建設。同時,協助法拉第未來的FF91制定國內的銷售策略,并進行銷售準備工作。

一位樂視汽車內部人士稱賈躍亭正在頻繁約見投資人,“如果有資金近來,FF會走得靠前一些,現代的重點工作是推進FF91量產。”而一位樂視高管稱,技術儲備不足,資金實用效率不高,FF的錢沒有花在刀刃上。

眾所周知,都是由賈躍亭投資的法拉第未來與樂視汽車是兩家不同的公司。自賈躍亭去美國之后,法拉第未來與樂視汽車的高層就進行了調整。由前寶馬集團副總裁ULrich Kranz出任FF CTO,張海亮任樂視汽車副董事長兼CEO,高景深任LeSEE樂視汽車中國COO。

原本,在美國的時候,賈躍亭就開始準備法拉第未來,同時投資了Atevia,后來發現美國造的車進口銷售并不現實,后續才決定運營LeSEE和Faraday Future雙品牌。

后來與北汽、阿斯頓?馬丁的合作擱淺之后,樂視汽車甚至都找不到合適的代工廠。而原本布局的充電樁、租賃、共享出行的生態布局現在都顯得甚為可笑。業內人士對此評價為,布局太散,戰略上沒有通盤考慮。這種東一榔頭西一棒槌的作風,最終拖垮所有業務。

FF和樂視汽車之間含糊不清的聯結關系從來就沒斷過,可見,賈躍亭仍然習慣于和稀泥的方式,將各種業務互相聯結在一起。這樣混亂的汽車業務問題百出,似乎根本就找不到出路。

與FF和樂視汽車境遇全然不同的是,同樣是2014年創辦的電動車公司,一直頗為低調的蔚來汽車倒是已經累計完成了10億美元的三輪融資,估值超過30億美元。近日還制定了量產計劃。而賈躍亭正在一點點耗盡客戶對他最后的信任。

令人難以置信的是,法拉第未來與樂視汽車這兩艘千瘡百孔的巨輪正在泥淖中艱難前行,風雨飄搖,而舵手賈躍亭似乎已經準備好了救生衣,隨時打算跳下船尋找避風港。

套現百億去向不明

孫宏斌在樂視系的投資已經浮虧80%,相當多的客戶、員工“債主”也在等著樂視的債務償還,而此時樂視卻優先償還了賈躍亭及其家人承諾出借給公司的借款。樂視網年報顯示,2016年優先陸續歸還賈躍亭及其家人共計30.36億元。今年上半年,再次抽回4.35億元。

要知道,賈躍亭這部分借款優先級并不在其他債主之前,根據當時的公告,2015年5月28日至2015年11月28日之間減持不超過8%的樂視網股份以緩解樂視網的資金壓力,減持所得全部借給公司作為營運資金使用,借款最早在2020年5月28日到期。

事實上,從2014年的樂視危機開始后,賈躍亭或許就開始有了套現打算。央視曝光,自從2015年5月賈躍亭公布股票減持計劃后持續套現共計57億元,姐姐賈躍芳套現22億元。另外賈躍亭轉讓1.7億股股票獲益60.4億元,再加其他收益通過股權交易共獲176.4億元。

同時,公開資料顯示,賈躍亭還通過30多次股權質押融資超過310億元。不過今年6月對賈躍亭夫婦名下財產進行凍結的時候卻只有區區12.37億元。而在海外賈躍亭被曝光有一家獨資公司,以及多座豪宅。

賈躍亭在樂視系最困難時,提前抽走資金,動機何在?這些錢去哪兒了?已經過去兩個月多月,賈躍亭仍然沒有回國,而“下周回國”早已成為一句調侃之詞。或許早已經通過信托將財產轉移至海外。而欠債人還在國內苦苦等待。

“樂視今日之巨大挑戰,我會承擔全部責任,會對樂視的員工、用戶、客戶和投資者盡責到底。”此番誓詞,言猶在耳。

正如央視的質問,到底是創業失敗,還是涉嫌金融詐騙?不要讓資本市場成為巧取豪奪之地。

(來源:每日汽車)


飛宇諾照明? 轉載請注明出處 內容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! QQ3678780